新闻动态
 
 
首页 | 资讯快报   
  资讯快报
 
     
 
  美国民防组织对生化袭击方面的防备简介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12-20  
 
前海军部长Richard Danzig假设了“reload”生物恐怖袭击在美国造成潜在的伤亡效果。简单说“reload”就是指敌人可以重复的进行生物恐怖袭击的能力。这样的生物恐怖袭击会造成毁灭性的效果。我们的军事医护人员和急救人员对此类的生物,化学,反射性的,核装备或高强度的爆炸(CBRNE)袭击做好准备了么?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来自特别的资源就像是盯着魔术8号球看着回答一样,这些答案只有等到事情发生了才知道。

  然而,有些建议者可以帮助预测CBRNE在美国的袭击后果,和帮助军队在国家级反应中如何参与。来对国家对CBRNE的防备程度的实际评估可以对检验以下方面有用:

  ■史载国家防备程度
  ■从9/11事件以来所有平民和军队的医护人员的装备和能力的改变
  ■应对CBRNE事件的教育手段
  ■在紧急反应中的领导层的角色

  一、防备历史

  二战期间的防备水平是有代表性的全体国家防备。这个是由军方动员和全体平民的防备联合达到。民防局于1941年5月成立,主管平民人口保护,维持士气,激励参加防御的志愿者。它也负责保证联邦机构对战后公众需求的回应。OCD建立了空袭机制,创建了民间航空巡逻队,监管大停电状况,填装沙包,提供战时服务,像照顾儿童,医护,住所,和运输,还为袭击时出现火灾的情况计划消防措施。虽然OCD在战后解散了,但在1951年建立了联邦民政防御机构(FCDA)部分地负责苏联原子炸弹的发展。FCDA是个纯粹的民间组织,因为平民对平民保护的理解要比军方理想的多。

  冷战期间,FCDA一直保持一个提高了的国家防备状况。民间防御系统为了对核武器的反应而制定,核武器被当作是最首要的CBRNE威胁。国家部分地区蓬勃兴起了构建辐射尘庇护所。一份60年代对3个中西部州区的研究,显示他们的平民防御负责人对战争的估计跟相当的部门领导人一般无二的持肯定态度。最成功的民间防御领导者来紫较大的城市。重要的是,这些领导者感觉个体人员可以在做更多的事来控制全国性的问题。平民跟军方官员做出计划可以使最多人在核战中幸存,或重新晚上社会。这个历史性的观点在现代美国文化中已经丢失了。

  今天对CBRNE威胁保持类似的全国防备状态的国家是目前的以色列,它可以被认为是个“淬火”的民主社会。做为一个国家,以色列已经适应了生化武器的威胁,特别是在经历了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之后。它的政府资助支持平民抵抗非常规武器。以色列的平民防御防御政策基于2个部分:来阻止或预防敌人的袭击并且最小化由于这些措施失败而造成的损害,以色列平民防御是过肩防御不可分割的部分,军方在以色列1992年成立的“家乡前线”指挥部方面融汇贯穿这一个程序。许多北大西洋公约成员只是简单的把民间和军队的部分包括进他们的民间防御计划之内。

  大致上美国遵从的CBRNE防御条令跟以色列类似。完全保护是不可能,要达到这个目的要求神会和经济上改变,但是这个改变对公众是难以接受的。对非常规武器攻击的威慑的保持非常重要。那些考虑使用此类武器的人士必须要了解他们会遭受怎样的报复-我们的盟友也有抱此种信念。当跟积极的手段结合时以色列的CBRNE防御经验就显示出震慑何以帮助消减被动保护措施的经费。可以充分发挥作用的提前警示系统可以极大的提高民间防御,并且是国家CBRNE防备的重要部分。

国家护卫人员在对假设的CBRNE袭击做出反应

  二、当前的防备水平

  独立的健康关爱团体美国健康信托(TFAH)组织了年度的国家调查关于公众医护系统对于CBRNE灾难的预备情况。连续5年的分析结果鼓舞人心。TFAH的评估是全面的而且基于10个切实的防备指数,包括接收和分配药物供应的能力,实验室分析的容纳度,各种手术能力人员指数,免疫的生效,反弹,和领导层对达到这些目标的的手段。当评估在2003年第一次做出的时候,大约75%的州区得到了10指标中的5个或更少;在2007年的调查中,同样是75的州区得到了8个或是更多。这些方法的成功要求国家,州区,和当地机关的合作,有能力培养专业可靠的公众医护工作人员,安全可靠的进行净化任务,可以得到合格的志愿者,并且州区和当地机构有意愿投入来满足或者超过联邦所允许为这些方面的投入。

  这个这些国民防备上的提高要归功于医护和公益部门通过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医护资源和服务机构,还有美国的公共医疗学校数十亿的美金的投入。这些雄厚的投入,兼和国家公众医疗防备中心建立对我们平民防备CBRNE时间的影响重大,这都符合TFAH分析的反应结果。

  假设的CBRNE防备范围可能是像二战后到9-11前的那么低,也可能像当前以色列的那个高。但是美国今天处在这2中水平中间的哪个阶段呢?就像前面提到的,在9.11之后做了很多努力,虽然还不能够跟以色列相提并论。作为一个国家,我们还没有达到我们在二战时的动员级别。目前还没有一个支持可持续操作的军事范本。大部分市民由于伊拉克跟阿富汗的战争影响,她或他的日常生活都有些稍稍不方便。还没有国家性的社会承诺为最大可能的CRNE防备而出现。

  如果我们关心国家级的防备状况,我们就必须准备足够的医护人员,和加强我们的医护基础设施。军方防备标准的医护部分大部分要跟TFAH评估平民部分的类似 ,包括接收和分配药物供应的能力,实验室分析的容纳度,各种手术能力人员指数,免疫的生效,反弹,和领导层对达到这些目标的的手段。在做军方医护人员防备情况做评估时候也有一个重要的例外需要考虑。这包括一些现实,像那些在战场前线的人员要冒更大的风险接受暴露在CBRNE下的病人,抑或是把他们自己也暴露出来。还有那些身处前线的医护梯队跟平民的医护人员相比马上找到医护场所的能力。当前的部队医护系统也有许多优点。他们可以被看做是通讯提高者,优秀防备教育,器官组织,和人力资产。9/11以来,大量的通讯能力研发出来,在医护梯队里得以拓展。这个特别是在CBRNE事件中单种或多种通讯方式受影响的时候意义重大。进行公众流行病早期通告的电子监控系统在各种的军方医护梯队中都可以装备。这个系统会在病人就诊时记录下他的各种表现,这就大量减少了确认疾病爆发所消耗的事件。个别的城市和州区已经建立了同样的疾病监控系统。在军方跟民间的疾病报告系统之间也建立了许多联系可以最大化的利用疾病爆发监测和追踪系统。另外,全国范围设立的生物监控程式利用一系列的检测器来提供早期大规模生物细菌爆发的预警。这个系统可以对执行机构在受害者显示症状之前发出警告,可以尽早的得到治疗,因而可以降低病人和死亡数量。

  三、防备组织

  1、军方组织

  许多军方单位拥有最新的CBNE制剂检测能力,不论是在野外部队还是在一些后方的实验室,如美国军队感染性疾病医疗研究所实验室 和美国军队化学防御医疗研究所,还有部队放射物研究所。军方医护人员在适当的指挥链内有进行实验性的诊断,检测的系统,和疗法的权利。有一些独特的资源可以诊断和治疗高风险的病人,包括USAMIID航空医疗独立小组和特别医疗增强反应小组(SMART),他们是美国部队医疗指挥部的部分。野外调查能力在很多小队都可以拥有。在任何CBRNE防御事件中跟其他重要的成员全面整合,包括诊断实验室,动物检疫,殡仪支持,和其他在指挥链中的其他功能机构。

  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生化事件反应部队(CBIRF)可以最多部署330人进行缓解和协助安全防护,制剂监测和确认,医疗知识,有限的个人净化和装备。(CBIRF)生化反应部队是个可以作为国家防御进行部署的国家单位,并且在1996年成立以后执行了数次行动。

  自9/11之后国家防护和主动分部军力就在军事行动中的整合就更密切了。许多国家紧急行动中心跟国家防卫队布置在同一个地方。国家防卫队对州级灾难进行反应,他们有特别的编队可以应付大规模破坏事件中市民支援小组。州区拥有的另外一个国家防卫队力量是CBRNE增强反应军团。这些新成立的团队是为了在污染的环境中进行受害者搜救和营救工作而设计,同时他们还可以执行受害者或受伤者的净化,提供分类医疗救护工作。州级的紧急预备活动在国家全面防备演习中经常会混合这些州区的国家防卫力量。

  虽然不认为美国公众健康服务(USPHS)是一个美国军力分支,但是它确实是国家医疗紧急反应网络的一部分。自9/11以来,USPHS就不断提高其紧急反应能力。医监办公室可以派遣综合小队包括内科,牙医,兽医,忽视,药剂师,和科学家来对国内的或国际的人道主义任务进行反应。USPHS也可能被分派去跟国家医护单位加强同当地单位的整合来对CBRNE事件做出反应。

  2、北美司令部

  9/11之后2002统一指挥计划建立了一个新的地理作战司令部,北美司令部(USNORTHCOM),它的作用依然是负责处理美国国内灾难事件,它的任务是执行军部的国内安全行动。在USNOTHCOM的许多部门里面,联合任务部队---市民支援(JTF-CS)是计划并跟国防部整合来支持国内CBRNE后续管理行动的制定领导机构。JTF-CS 可以在CBRNE事件地点部署,对DOD指定的部队进行指挥和控制,支援主管部门进行救援,阻止伤害,给与临时重要生命支持。JTF-CS主要是在CBRNE事件的影响中民间资源已经使用之后进行反应,JFT-CS的典型任务包括进行事件地点支援,受难者医疗援助治疗,替换民众支援,殉难人员支持,运送支持和空中行动。

俄亥俄国家护卫人员在2007年igilant Guard演习中拉出“遇难者”

  3、美国第五集团军

  这个阻止执行国土防御和市民支援行动,还有作为北美司令部(USNORTHCOM)的陆军指挥部分参加全面的安全合作活动。原先,美国分为西方的第5军团和东方的第1军团。目前的转型第5军团保持了训练,防备和机动任务,但是现在它归属于北美司令部(USNORTHCOM),称为NORTH(USARNORTH)军团,它负责指挥和控制联合任务部队(JTF)或者是联合登陆指挥部。CBRNE 后续控制反应部队是个反应联合部队,由联合军和来自国家各地的政府组织,其任务是对由恐怖袭击或自然灾害而引起的生物,化学,放射性物质,或核装备,或者是高强度的爆炸等后果做出反应。USARNORTH还可以提供可操作的战地指挥所来指挥和控制当时的联合军。每个指挥所包括有大概66名人员,他们具有为民间机构制定的指挥和控制能力

  三、教育方式

  军队的医护人员可以通过USAMRIID,USAMRICD, 和 AFRRI得到不同的医疗教育机会,包括课程像:生化类伤病员处理,野外生化性伤病处理,CBRNE伤病医院管理,致电离辐射的医疗效果,还有其他的方面的精细的课程。这些研究生课程训练提供了高标准的“娴熟的内科医生,临床医生,和公众医疗人员,他们可以辨别,确认,和对待CBRNE病人,加快反应和恢复的能力。这些课程利用一些驻医院的研究环境中的主题,给参与者提供了世界级专业研究技能和实际的案例学习。在这些中心内的训练经常会加以更新,反映治疗策略,对病理的理解,和最新的预防和治疗方法。还有一些课程是要求军队的急救团体学习的,像在美国Army CBRN学校的教育内容。

  四、领导层的作用

  领导层在任何灾难反应和恢复中的作用都非常重要。全国范围内的急救人员都应该对抗灾指挥体系(ICS)非常熟悉,如此才能在火灾或是天气等紧急情况下做出有效的反应。ICS训练和结构使灾害紧急反应组织(例如消防,警察,急救医疗服务等)使用一般的管理系统协调通讯,反应和同时跟当局齐头并进。这个系统应该在CBNE事件下一样可以发挥作用,前提是每个组织拥有ICS反应中必须的专业技巧。但是,这样的反应常常包括一些有形的当局在各种组织间协调,同样要在平民和军队之间协调。

  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在一场大灾难性的危机面前,他们并不看好军方领导。但是,这个观点可能在改变。一个例子就是在新奥尔良的卡特里娜飓风时军方领导解体了失败的民间工作。Russel Honoré中将在新奥尔良飓风灾害之后帮助恢复平静和秩序,人们完全理解灾害的巨大后果和需要做的反应。

  民间服务管理跟军队领导在很多方面不同。公务员的概念在中国秦朝(公元前221-207)和汉朝(公元前206-公元220)开始,最初依靠上级推荐到任。在管理层,特别是军队里,任命只是依靠功劳大小。汉朝没落之后,机制开始没落,成为半依靠功劳的九级分制,是否出身贵族各级机构中的要求就变得很重要。在美国的公务问题上,为完善并防止出现不正当的政治影响所做的努力,有着丰富的历史。在19世纪,美国联邦的公务阶层基本就是分赃制。在总统James Garfield被一名不满的政客在1881年暗杀之后,由政治分赃制的反对者提议并书写的1883年的彭德尔顿法案,重新建立了公务委任制度。这最后引出了为不同的公务职位而进行受监督的答辩的规则。彭德尔顿法案使大部分的联邦雇员按照军工系统就职,标志着分赃制的结束。从那之后的许多公务制度上的变化中包括了美国总务管理局和1978年公务改良法案的制定,法案废除了美国公务委任并创建了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联邦劳动力关系机构,和美国绩制保护委员会来更换那些不称职的官员。

  美国军队是个能者上的地方(那就是说,那些在高位的人拥有几十年的资格,经验,和证明了的领导能力)。最高的指挥职位(或是将要晋级的)由上级跟同级筛选。成功的领导和革新会得到回报,鼓励并常常要求有价值的再教育。

  不幸的是,有可能一些高级公务职员在缺乏重要的技术和经验而上任的。那些经验资格在我们现役系统中很难避回避掉。这个系统对越来越复杂的委任要去定期的调动,一个人的管理技巧在20—30年的职业生涯里会日益提高。退役的John Singlaub少将,在他的自传(Hazardous Duty危险的使命) 里,说道军方官员(执行特别行动)必须要保持高度的个人诚实度。Singlaub描写到,怎样一个“军官必须有2个基本的重要的个性特征。。诚实和勇敢,不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的。Uguo一个军官缺少这些本质,不管多少详细的计划或者有影响的熟人都不会给他带来成功的职业”遗憾的是,这样的说法却不适合那些民间在任者。

  在一个国家范围的紧急情况时,特别是在化学,生物,辐射性,核武器或高强度爆炸事件中,我们的军队可以提供多方面而且专业的人员来支援国家医护反应。当前的军队结构和医护人员被认为在9/11之后转变为国家防备力量。鉴于当前的行动节奏,我们的国家现在为此种事件做的准备可能比近期前做的要好。同期的一些资源和训练为CBRNE事件坐好准备,可以持续的产生高度受训的,有能力的人员储备。

 

  

版权所有:上海孚邦实业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老站长工作室
公司地址:上海市松江区莘砖公路258号漕河泾开发区33号楼15A层
电话: 021-86 21 5169 7160 /6766 3779/6766 0811 传真: 021-5169 8270 邮 编: 201612
 友情链接:郑州化妆培训 鱼缸维护 紫砂杯 韩臣氏礼品 老站长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