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首页 | 资讯快报   
  资讯快报
 
     
 
  CBRNE大规模人员伤亡演习中的净化行动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1-01-21  
 
大规模人员伤亡演习中的净化行动
 
空军人员临时搭建伤员净化设施。
空军人员临时搭建伤员净化设施。

在热火哨兵2007演习中,一名海军陆战队伤员救援小组成员正带着假想伤员用绳索撤离建筑物。
在热火哨兵2007演习中,一名海军陆战队伤员救援小组成员正带着假想伤员用绳索撤离建筑物。

  在2007年5月10日上午十点,在美国印第安纳州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东北角,临近劳伦斯郊区,恐怖主义集团引爆以一枚放射性爆炸装置。这一灾难性事件的发生,给当地政府、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带来了严峻挑战。在这些严重挑战中,最紧要的是尽快干净彻底地精华大量污染……

  由此拉开了热火哨兵2007(简称AS07)演习序幕。为何要进行这样的演习?因为实际上,国防部(简称DOD)在民事当局授权下有能力进行净化。

 
但是国防部净化能力的有效展开依赖于对本土特殊环境、与战场净化行动的区别、对民事当局的军事支援(简称DSCA)的了解。

  本文由核生化防御联合要求办公室(简称JRO CBRND)发起,重点关注DOD计划编制考量任务的两个方面:DOD相关单位在DSCA环境中执行净化任务,与在常规战时扮演角色的区别。本文还考察了DSCA环境中的大规模净化任务的额外考虑;DSCA环境中的大规模净化任务会遇到的挑战;DSCA环境中的大规模净化任务的影响;还特别关注了管理平民人口,控制人员疏散,处理私人财产等问题。本文强调了DOD官员和相关单位加深对支援民事当局净化行动挑战的了解的必要性。

  背景

  热火哨兵2007是由联席参谋部主席签署的,由美国北方司令部(简称USNORTHCOM)主办,美国联合部队司令部协办。基于国土安全局(简称DHS)国家计划想定#1(核爆炸——一万吨当量简易核装置),AS07主要考察USNORTHCOM在实际操作水平上,响应国防部化学、生物、放射性、原子弹、高能爆炸(简称CBRNE)计划的能力。AS07第一次包含了单独的,却是同步进行的战地训练演习,由特定的DOD单位与民事同僚一块训练。

  自2004年以来,JRO CBRND已经在作战司令部和下属部队训练和演习时,为其提供CBRNE和后果管理专家。办公室还与几个非国防部的政府组织建立联系,增加DSCA知识。

  在AS07举办前的几个月,JRO CBRND向美国北方司令部和美国联合部队司令部提供了技术援助,为演习开发原子弹爆炸效果,在特定的司令部和控制位置观察作战人员的操作。演习开发包括与来自美国印第安纳州国土安全局的演习策划者进行合作,建立推动国防部响应联邦援助请求的档案和设想输入。参与者明白,在计划阶段和演习执行阶段国防部净化行动两个方面的讨论,将有益于CBRNE响应团体和突发情况相应部门的实际操作。

  这次演习是在在2007年5月10日上午十点举行的。恐怖主义分子是在美国印第安纳州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东北角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引爆模拟核装置的。假定场景中的天气是采用了2000年的这一天的,人口数据也是2000年的,由电脑建模。电脑模拟结果是,一万吨当量的地表核爆炸造成了15000人死亡,21000人受伤。受伤者中包括受到冲击波、热辐射、光辐射和随后的放射性粉尘等各类伤者。

  核爆炸和附带影响作为国家重大事件进行公布,DHS委派了一名重要的联邦官员,并随后发布了总统灾难声明。通过国家响应计划(简称NRP)——只在演习时有效,随后被国家响应框架取代,DHS和联邦紧急事务管理机构(简称FEMA)第五地区小组,迅速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以南43公里处的艾特博瑞军营建立了联合战地办公室(简称JFO)。国防部协调军官和联邦紧急事务管理机构(简称FEMA)第五地区小组的协调人员加入了JFO,作为协调人员进行工作。联合特遣部队——民事支援分队,也部署到了艾特博瑞军营智慧和控制所有部署在该地区的国防部军队(实际上确实部署于此,而非假想),支援地区、州和联邦的响应行动。国防部CBRNE突发事件管理部队成员也进行了部署,与来自印第安纳州马里恩县的第一响应人员、印第安纳州国民警卫队CBRNE强化响应部队小组成员、民事支援小组一起行动。这次野外训练演习由艾特博瑞军营东南25公里处马斯喀特塔克市的训练中心指导。

  DSCA环境下的净化行动

  在恐怖分子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简称WMD)的假想情况下,国防部要做好援助地方、州、联邦响应行动的准备。根据NRP和国防部政策与指导,国防部应通过响应联邦的援助请求来完成自身DSCA任务。根据罗伯特.T.斯塔福特灾难救援和紧急情况援助法案和经济法案,NRP负责提供支援协调框架。在NRP中,国防部是一个具备15种紧急情况支援功能的支援机构,大部分NRP支援和突发事件和附属事故的合作机构。根据上述规定,国防部一旦被请求并与其他联邦机构一起行动,就需要为首要机构通过提供必要的人力和设备,完成响应当地和国家官员的需要。

  在大规模突发事件中,当地、州和地区职能部门都被淹没,联邦政府和DHS就要作为领导机构,援助当地和州政府的救灾行动。为了完成这一任务,DHS可能向排名前十的国防部军队、预备役部队请求援助,甚至有可能与国民警卫队结盟。精心策划国防部相关职能部门与其他现有职能部门的合作,也是JFO的功能。

  在AS07假想演习中,国防部的净化能力(假想情况)被用来提高或提供最初由当地第一响应人员或现役国民警卫队单位率先展开的现场救援行动。这强调了国防部净化部队学习和了解民事第一响应人员如何有效地开展大规模净化行动的必要性。

  在9.11事件之前,所具备的能力和净化过程是为了响应和处理有害物质的意外泄漏。这些程序和系统,有设备也有人力,但是处理容量却很有限(通常每小时只能容纳50-100人)。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防部相关单位目前的净化容量,例如海军陆战队生化事件响应部队和陆军化学净化部队,每小时能够接纳250-400名军人。

  认识到了有必要净化更多的人员数量,民事响应人员利用现有设备开发了多种方法。其中两项最普遍的方法是突发事件净化走廊系统(简称EDCS)和阶梯管道净化系统(简称LDS)。这两项有文献资料可查,由美国陆军士兵与生化司令部(简称SBCCOM)化学、生物、放射性、核武器防御信息分析中心(简称CBRNIAC)联合发布。

  在2007年1月,SBCCOM发表了《在恐怖分子化学攻击事件中的大规模伤亡净化指导方针》。尽管这一指导方针只是关于响应化学攻击事件中的职能部门,但是它所提出的几项净化行动原则也适用于核爆炸假想:

  预计未受影响人数与受影响的伤亡人数比为5:1;

  越早净化越好;

  脱掉受污染的衣服也是一种净化:从头到脚,越干净越好;

  用水冲洗通常是最好的大众净化方法;

  得知暴露在液体污染中后,第一响应人员要尽早进行自我净化,以避免更严重的影响。

  充分利用了消防局创造的图表,SBCCOM指导方针第四章第四节提供了不错的图表、照片和程序,演示了在大规模净化行动中EDCs和LDS和使用常见的第一响应人员装备的使用。

  同样,CBRNIAC引用了两项成果:突发事件净化走廊系统和阶梯管道净化系统(CR-04-12),发表于2004年5月,大规模人员净化最佳行动实例与指导方针(SOAR-04-11),发表于2003年7月。CR-04-12就像一张智能卡,能够为每一个系统提供输出图表,并提醒使用者每一个系统的优点与不足。

  跟SBCCOM类似,SOAR也是响应和净化化学或生物污染的受害者。它在常规净化原则、装备与管理的部分同样适用于核爆炸假想情况。这些系统最先都是用于消防局(包括国防部体制内的),而不是国防部净化部队。

  我们期望国防部内部不同的职能部门能够像消防局人员一样训练,与民事伙伴拥有同样的装备,并与他们共同协助/救助协约(通过国防部的指示或指导方针)。另一方面,国防部净化部队是为了作战任务而进行训练和装备的。这些事事都要求国防部净化部队尽可能地了解和熟悉民事大规模净化行动中的装备和程序,以完成NRP要求他们扮演的支援角色。

  DSCA的效果

  尽管此次假想演习是参考了印第安纳州国土安全局的训练部门和印第安纳波利斯市公共安全部门的典型案例,可实际上DSCA环境下的净化行动还要在以下几个领域充分考虑军方CBRN计划者:

  决定谁需要净化;

  执行行动;

  将净化行动与其他计划进行整合;

  部署疏散;

  挽救私人财产;

  责任;

  人群控制。

  CBRNE的专家需要敏锐地了解全部背景——国防部的净化职能部门会在DSCA环境中展开。在人员预先计划和指挥部指导原则中整合进这些因素,将会有助于大规模净化行动的执行。

  其他增加和支持这些考虑的信息来源包括DHS的课程学习信息分享网(网址是WWW.LLIS.GOV),这里面包括了最大范围的响应团体实例文献资料。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放射性扩散装置突发事件响应计划:净化”,便反映了本文中所探讨的话题。

  决定净化。在AS07演习中,建模估计在这个地区(由于原子弹爆炸形成的辐射微粒,此地区定义为疏散地区)共有21000个公民。其中一些人要进行立即撤离,而其他处于顺风方向的人则要先躲在隐蔽部,稍后再进行撤离。

  并不是每一个处于撤离地区的人都受到了污染,这是合理的。识别出谁是“干净的”,将会很大程度减少所需和所耗费的资源。这个预先筛选过程可能会很复杂,在没有事先预告的事件中要分为几个部分。例如,很多受害者或潜在受害者会进行自我撤退,这就造成了如何与他们联系、定位他们、处理他们,以及处理由于他们的撤离所造成的污染物扩散问题。此外,第一响应人员,他们可能也是受害者,或者由于暴露成为受害者,由于通信系统收到电磁脉冲造成的系统过载,可能会迟到或无法协调。

  执行行动。为了响应巨大的需求,可能会在周边地区建立若干个大规模净化设施。国防部并不是负责协调这么多设施的首要机构,但是让军事长官准备提供支援/或者支持某一行动,甚至全权负责某一个特定设施,会提高和维持这个过程的效率。了解位置、进入路线和每一个设施的功能,将有助于快速响应民事当局的援助请求。

  整合行动。净化行动必须整合到整个缓解/回复过程中。一次成功的净化行动包括最初的医疗方案的选定和随后的医疗护理,以及后来为筛选出来的受害人员提供运输、衣物、食物和住所。

  从医疗的角度来看,建立流动性和非流动性净化路线只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还要考虑到距离净化区域医疗设施的距离,建立分段运输区域以避免风向转移威胁到行动。等待运输的食物和水也要提前计划,垃圾收集工作、处理受污染的衣物和个人物品也是如此。同时也推荐与ESF8(公共医疗与卫生部门)的合作、美国红十字会的援助,以防止净化场所过度拥挤。

  撤离。净化路线上大规模的人员可能会造成撤离行动的拥堵。常规的危险物品泄露也包括人员撤离,以防止污染化境。撤离还要考虑污染物的类型,包括与环境保护组织的合作补救。在撤离行动中充分考虑到减少交叉污染是很必要的。EDCS与LDS创立的高容量低压力系统,能够显著提高撤离速度。

  正确的位置选择和结构对连续的净化行动至关重要,也会减少净化行动以后可能会会采取的补救措施。在DSCA环境中,CBRNE参谋军官在计划和执行净化行动时,必须要考虑到对环境的影响。众多联邦和州法律都会影响到CBRNE计划者的决定。2000年7月,环境保护机构发表的《大规模净化撤离中第一响应人员的责任》,为此类行动提供了一个大纲,此外还提供了详细的信息。

  私人财产。对大量人员进行净化,就需要处理大量的私人财产,需要沿着净化路线对受害者顺序进行统计。涉及到分发私人财产的法律决定,也需要体现在JFO计划之中。如何处理执照、信用卡和其他个人物品需要按照当地规定办理。对汽车的处理和分配还需要另外的协议。

  责任。在每次事件中,受影响人员的安置是最受关心的。核武器爆炸假想情况当然是最坏的假想情况,特别是大量的转移居民需要净化。通过撤离、净化、转移和随后的医疗救护,使得追寻物主更加复杂化,这也有可能造成他们在突发事件中的财产损失。在没有预告的突发事件最初的混乱阶段,草草签订的协议可能并不会考虑到其他因素。在任何情况下,国防部的净化程序都不会有这项任务,但是这在DSCA响应支援行动中必须考虑。

  人群控制。维持大量人群的秩序对大规模净化行动是至关重要的。当地的执法部门会引导受害者去往爆炸迎风方向的不同的净化场所,以及外围的疏散路线。在净化行动中如何与受害者进行有效的沟通,也是一个挑战。根据人权法案,排名前十的部队也不能执行执法任务,因此在大规模净化行动的计划和操作中必须要考虑人群控制,请求当地执法部门的援助。

  在这几年中,执行大规模净化行动的程序和部门经历了很大的变动。尽管在悲剧性事件中,例如原子弹爆炸,国防部不是负责协调所有的净化行动的领导机构,但是它却是最有可能被召唤来建立自己的大规模净化设施,或者扩大当地/州第一响应人员已经开始的救援行动。

  了解民事第一响应人员使用的操作设备和概念,例如突发事件净化走廊系统(简称EDCS)和阶梯管道净化系统(简称LDS),便有了必要。此外,进行数以千计人的净化工作的现实任务不会很多,对大规模净化行动进行周期性回顾,并对上述情况进行特殊考虑,会让计划者更加适应新的政策、程序和装备。我们不只是为了训练而训练;而是为了提醒自己,也许有一天假想情况中的任务,我们会在现实中执行。

 

 

  

版权所有:上海孚邦实业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老站长工作室
公司地址:上海市松江区莘砖公路258号漕河泾开发区33号楼15A层
电话: 021-86 21 5169 7160 /6766 3779/6766 0811 传真: 021-5169 8270 邮 编: 201612
 友情链接:郑州化妆培训 鱼缸维护 紫砂杯 韩臣氏礼品 老站长网络